小说:皇子约她踏春巡游,只为确定她身份,她却故意伪装身份

到了第二日,慕容昭便让人送了四张帖子到梁国公府。卓莹收到帖子,放课后就去了杨柒柒住的玉棠院。

“我和芸儿可从没收过十一殿下的帖子,这次实实地借了你的光儿!”卓莹刚一进屋子,就极兴奋的开了口。

杨柒柒颇为惊讶道:“接到十一皇子的帖子很了不得吗?”她在蔚山的那些年岁,很少向卓御清和袁岘主动询问,也极少听袁岘和卓御清提起慕容昭。更不曾用旁的手段去打听他过得如何,所以卓莹这番话,是她自出宫后,第一次与人谈及慕容昭。

卓莹理所当然的点头,“那是自然的,十一殿下可是这些皇子里最得皇上喜爱的,尽管到了年纪开牙建府,可从前住着的武德殿,陛下仍旧给他留着呢。他生母早逝,现今养在皇后膝下。皇后娘娘对十一殿下也极好的!还有太后啊、几位皇室的大长辈啊,”卓莹说着,不禁托腮感叹道:“好像就没有十一殿下吃不开的。”

杨柒柒见她少女怀春的模样,不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。上辈子,慕容昭就是大燕无数少女的春闺梦里人。每每出行,便能形成一道风景。私下里还有玩笑说,长安有八景,慕容昭就是第九景。

卓莹见她笑容暧昧,啊的一声,道:“你想到哪儿去了,十一殿下是我祖父正经的学生,我们从小就在一处。我是说,我们这样亲近,也没收到过他的帖子……京中勋贵家的千金,都没有收到过十一殿下的帖子!”卓莹解释的乱七八糟,杨柒柒却很理解她。

这个年纪的女孩子,哪儿有不怀春的?

不过她十三岁那会儿还从没见过慕容昭,那时候自己偷偷相思的人,竟是慕容时。后来与张宗嗣订了亲,连想也不敢想了。可见自己上辈子太浅薄,被一具皮囊吸引,无论是对慕容时还是张宗嗣,都没有看清他们的真面目。

卓莹见杨柒柒陷入沉思的样子,红着脸道: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十一皇子生的那么好看,谁碰见都愿意多看一眼。你瞧,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他,也可能是因为他生的这样好!只不知道,像十一殿下这样的,以后要娶个什么样的王妃!”

杨柒柒自然是知道的,慕容昭娶的是永兴县公的女儿。那位陈家姑娘,长的实在普通,两个人怎么看都不般配。不过若说此生挚爱,应该还是温瑶葭吧?

杨柒柒蓦地想起死时听见慕容昭说的,“拱手江山又何妨”。

“我跟你说着话,你怎么总是走神?”卓莹嘟着嘴,一脸的不开心。

杨柒柒这才回过神,朝着她一笑,道:“哦,我再想,不知道这样的场合应该穿什么衣裳。我的衣裳多是和师傅云游时穿的,以简单朴素为多。”

卓莹一听杨柒柒询问她的主意,她顿时就提起了兴致,笑呵呵道:“咱们这是出门踏青游春,衣服倒是也不必太过繁复。不过,这一趟除了咱们,九殿下还邀了昭宁郡主,总不能让她比下去!”卓莹说着,不禁碎碎念叨:“杨家的姑娘们,可生的一个儿赛一个儿的水灵。九殿下邀的昭宁郡主,是杨家五姑娘,最出挑的一个。”

杨柒柒没留意慕容昭送来的帖子,听卓莹这样说,颇有些惊讶道:“是吗?”

卓莹点头,又滔滔不绝的给杨柒柒讲了些杨家的事儿,又说了些京中勋贵之间来往的趣事。说了大半天,才又想起帮杨柒柒选衣裳。两人让侍女把以上都捡出来,卓莹挑选了一番,目光落在一件枣红色的衣裙上。

上衣是一件宽大的窄袖衫,绣着凤衔折枝花纹。自束带下,是一条长及曳地的花间裙。看着很俏皮轻便,同时也不失庄重贵气。

卓莹道:“这样的衣裳我还是头一次见。”

杨柒柒笑答道:“这是件胡服,我同师傅游历漠北时,见那边的人都这样穿,我觉着新鲜,就也让人照着做了一件,还没上过身呢!”

卓莹连连点头赞道:“这件真是再合适不过了!”她说着,又忽然有些遗憾起来,“可惜后日就是正日子了,我现在让人做可来不及。不然我同你穿一样的,好看又惹眼!”

杨柒柒见她笑的明朗,只道:“你若喜欢,我就送给你。”

卓莹连连摆手道:“我的衣裳有很多,可你寻一套正合适的可不容易。等回来,你把衣服借给我,我让针线房照着也做一套。不过,总不能跟你做的一模一样,可不晓得要做个什么花样子好?”

杨柒柒笑道:“胡服和咱们寻常的衣服样子不同,好在我回来的时候,自那边带了不少样子来。不如你先拿去针线房,选喜欢的样子做。”

卓莹立刻欢欢喜喜起来,“那就最好不过了,”卓莹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急性子,说要做,一刻也不想等。杨柒柒给她拿了样子,她又想起了什么,道:“针线房正好在做夏衣,你不如和我一道去量量尺寸,多添置几件春装和夏衣!”

杨柒柒不大想给卓家添麻烦,很婉转的拒绝了。谁知卓莹刚离开不到一个时辰,便有针线房的妈妈上了门。说是万春大长公主的吩咐,一定要给她量尺寸。杨柒柒在心里感念卓家人的好,自然恭敬不如从命。

到了出游那天,卓莹与卓芸姐妹俩一早就到玉棠院等杨柒柒。杨柒柒正穿的是那件胡服,一半头发梳着单髻,留下一些披散下来。一打眼儿瞧上去,很有些男子的英气。

卓芸不禁感叹道:“我瞧杨姐姐做女儿就很美了,如今这样打扮,也不输十一殿下呢!”

卓莹忙提醒她道:“当着十一殿下的面儿,可不准这样说!”

卓芸当即吐了吐舌头,俏皮道:“那是自然的!”

到了梁国公府的西北角门,卓御清兄弟几个已经等在那了。卓御清的胞弟卓御沣有些错不开眼的盯着杨柒柒,赞道:“杨妹妹这样穿也很好看。”杨柒柒晓得他是真心称赞,也不羞恼,大大方方的一笑,跟着卓莹上了马车。

卓御沣有些发愣,不禁跟卓御清小声嘀咕道:“这回我是真信她是杨家的姑娘了!”

马车上,卓家姐妹又缠着杨柒柒说起游历的见闻,一路上自是有说有笑。

一行人到了乐游原时,慕容时与慕容晋等人也刚刚到达。

慕容昭是骑马来的,方才就看见杨柒柒英姿飒爽的从马车上下来。他眼波深邃,让人瞧不出什么情绪。他翻身下马,月白色的长袍被清风撩起一角,很有些英俊潇洒的以为,引得许多游人注目。

同安长公主瞧见杨柒柒,不禁提着眉梢,问慕容昭道:“那个就是你说的杨姑娘?”

慕容昭笑呵呵道:“我来为你们引荐!杨姑娘,这位是我的小皇姑,同安长公主。这位是豫国公府的五姑娘昭宁郡主。”

杨柒柒注意到,除了同安长公主与昭宁郡主外,同行的还有温瑶葭。慕容昭见她望过去,又解释道:“哦,那是我身边的女官。”

杨柒柒心中感叹,果然是真爱。这几年里,温瑶葭竟从掖庭罪女,变成了慕容昭身边的女官。这种场合还带在身边,看来十一皇子府已没了如意的地位。

她点点头,向着同安长公主与杨清欢行了个礼。

众人各自见过礼后,同安长公主很挑剔的看着杨柒柒,道:“你身上穿的是什么奇装异服?看着怪死了!”

杨柒柒有些迥然,同安长公主的臭脾气可真是一点儿都没变,对陌生的人永远带着敌意。

“回长公主的话,民女穿的是胡服。”杨柒柒很温顺谦恭的回答,她在同安长公主身边待了半年多,太知道怎么能和她接近了!

同安长公主皱眉道:“你是胡人?”

杨柒柒一笑,温和道:“不,民女不是胡人。只是民女这一年多都在外云游,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衣裳。”

同安长公主嗤笑着直白与卓莹道:“你们家怎的还有这么穷酸的朋友!”

众人听着都不由变了脸,照着辈分,卓莹还要叫同安长公主一声姨母,也不敢反唇相讥,只得安慰的望向杨柒柒。

杨柒柒却很不以为然。

这时候,袁岘与卫霖等人也一块儿到了,袁岘瞧见杨柒柒,喜形于色的跳下马道:“这是个什么衣裳!你穿着怪好看的!”

袁岘自然没听见同安长公主方才的鄙夷,而是发自内心的夸赞。众人自然有些引俊不禁。

他这样说,惹得同安长公主也不大高兴,瞪了袁岘一眼道:“去了一趟军中,你就越来越没规矩了!”

袁岘的母亲是九江长公主,与同安长公主是亲姊妹,所以同安长公主与袁岘是正经的姨甥。袁岘涎着脸笑道:“小姨母,咱们今儿个是出来玩儿的,你就别计较这个!怪没意思的!”

见众人都到齐了,慕容昭便提议边走边说。

袁岘啊了一声,道:“人都齐了吗?怎么我听说子永也要来呢?”袁岘说的子永正是张宗嗣。

杨柒柒一听会见到张宗嗣,心里不觉有些厌恶,细不可查的皱了皱眉。

这细微的表情被慕容昭看了个正着,他微微含笑,与袁岘道:“我可没叫他!”

正说着话,远远地就见张宗嗣骑在高头大马上,缓缓走来。


参考资料